人在西湖

人在西湖

人在白娘子的西湖

人在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西湖

人在苏东坡的西湖

人在白居易的西湖

人在林逋的西湖

人在济癫和尚的西湖

人不在山水的西湖

人在西湖

人在断桥没有许仙的西湖

人在万山书院没有梁祝的西湖

人在苏堤没有东坡居士的西湖

人在白堤没有醉吟先生的西湖

人在孤山没有梅妻鹤子的林和靖的西湖

人在灵隐寺没有济公的西湖

人在人去楼空而酒价正高的西湖

人不在传说与诗意的西湖

人在西湖

人在门票的西湖

人在人流的西湖

人在快餐的西湖

人在卡片机和单反机的西湖

人在纪念品和香火钱的西湖

人在刻下“到此一游”的西湖

人在风尘仆仆与气喘吁吁的西湖

人不在文化的西湖

垂杨不系马临流不吟唱登高不作赋

人在西湖

而西湖早已不再